欢迎来到华泰教育网
校长信箱 | 学校简介 | 联系我们 | 网上学堂 | 招贤纳士 | 收藏本站
华泰教育微信公众号

大学时代

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学生工作 > 大学时代

那年,那田,那家园

标签:围观:
 

那年,那田,那家园

——华泰教育东莞分校2013春采购与供应管理 王凯丽

     看到朋友圈朋友发的乡下老家的稻田、瓦房。隔着手机屏幕,我仿佛听到了蛙叫,听到了蝉鸣。曾经,我也有这样田园,这样的家。

     我出生那会儿已经开始计划生育政策,家里已经有哥哥,我的到来将给家里带来一大笔罚款。为了逃避罚款,爸妈把我寄养在外公外婆家。于是,从此以后,我有了第二故乡。

     外公家是五间瓦房,第一间是外公外婆的房间,第二间是小舅家的,第三间是客厅,第四间是大舅家的,最后一间是厨房和食厅。童年的记忆,超过一半有它们的影子。

     最喜欢客厅和大舅房之间的圆门,小时候用来抓迷藏,总想着门那边有人,然后满怀希望探过头,或是惊喜,或是失望。

其次是客厅门口的水井,小时候对它有深深的恐惧。后来长高了,自己能打水,它也成为消磨时间的另类玩具。因为是用铁桶打水,打上来的水直接喝的话,有股生锈的味道,一点也不好喝。颠覆了书上写的井水清甜。如果趴在井边,能闻到淡淡的青苔的味道。因为水井是露天的,风吹雨淋,长年累月就长满了青苔。在水井边上,用水泥做了个,既用来洗碗,也用来洗菜。三十年前造的它,其实就是现在厨房常见的洗碗槽。可是,它是水泥做的,是要蹲在地上使用的,是我外婆家的,所以,它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 小时候外婆会派我到厨房帮忙看火,一般是煮粥的时候,她如果有事要走开,就跟我说再烧几个稻草粥就熟了。我年纪小,记不住数量,她就把要烧的稻草数量点好,放我边上。害怕烧快了粥不熟,我经常等到火灭了才急急忙忙塞进一个稻草,来不及挽救火苗,这才又跑出去跟大人求救。不记得经我手烧出来的粥是什么味道,但是总记得烧火时风吹到我脸上时的那股热气,我想,当时我的脸蛋肯定红扑扑的,跟火苗一样的红,映着生活的希望。

     瓦房后面除了两三户人家,再过去便是整片的稻田。夏天,我和表姐表弟表妹们,经常在稻田边弯曲的小道上蹦跳着,听着蛙叫声,烈日下,汗水浸湿衣衫,奔跑中又被风吹干。

    一个盛夏的傍晚,外公乐呵呵把我们几个小孩招在一起,晃了晃手里的东西,青蛙!好大好大的青蛙。原来,这是外公下午在稻田里抓到的。当时,他便杀了青蛙,用青蛙皮给我们几个孩子做了个拨浪鼓。因为孩子多,争着玩,很快把拨浪鼓弄破了。我们想抓些青蛙回来让外公再给我们做,于是到处挖蚯蚓,钓青蛙。当然,损失了很多蚯蚓,什么收获也没有。那只拨浪鼓也成为生命里唯一的,特殊的玩具。

     外婆去世十几年了,外公也走了差不多十年。时间走得很远,而记忆很近,一切仿佛只是发生在昨天。偶尔,我会想起外公外婆,想起那些年奔跑在田园的快活,和那个青蛙皮做的拨浪鼓。在这个没有蛙叫,没有稻田的城市,怀念我的家园。